她是《紅樓夢》裏的“樊勝美”,一手爛牌如何打出王炸?

核心提示: 她的名字,或許正寄託了曹雪芹的某種人生理想。“岫煙”和陶淵明《歸去來兮辭》中“雲無心以出岫”的超然相契合,自有一種高雅淡然、安於內心的自知與堅守。

從小城市赴上海打拼,卻被家庭所累;熱衷於各種名牌,又不得不與人合租……這是《歡樂頌》中,樊勝美的真實寫照。

在《紅樓夢》中,也有原生家庭特別鬧心的“樊勝美”,邢岫煙便是其中之一。但與書中很多人比起來,她的結局卻相對好得多,拿到一手爛牌,最後成功打出王炸效果。

在《紅樓夢》構築的世界裏,邢岫煙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小人物,存在感比劉姥姥還低。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她到了第四十九回才正式亮相,因為家計艱難,隨父母一起投奔親戚,“原來邢夫人之兄嫂帶了女兒岫煙進京來投邢夫人的。”

邢岫煙的父母活得並不體面。從薛寶釵的視角來看,邢岫煙家業貧寒,別人的父母皆是年高有德之人,“獨他的父母偏是酒糟透了的人,於女兒分上平常。”

邢夫人呢?也沒法指望。在賈府年長的一輩中,邢夫人算是個不管事的“小透明”,為人愚昧,只知道討好丈夫,對她只是臉面之情,談不上真心疼愛。

幾個原因綜合下來,相較於對薛寶琴毫不掩飾的喜歡,賈母對邢岫煙的態度要冷淡很多,只是隨便跟邢夫人客套一下,叫邢岫煙先不用回家,在大觀園裏住幾天,逛逛再走。

她寄居在迎春的住處,有二兩銀子的月錢。但邢夫人要求分一兩給她父母,還教她如何佔小便宜,“要使什麼,橫豎有二姐姐的東西,能着些兒搭着就使了。”

出身卑微、父母為人差勁,被視作依傍的邢夫人沒什麼格局,也沒有話語權,自己也不怎麼招賈母待見,邢岫煙拿到手裏的牌,簡直爛到了一定程度。

但這樣一位女孩,卻很快贏得了眾人的喜愛。寶玉評價她“舉止言談,超然如野鶴閒雲”。

她可以和為人孤僻的妙玉做朋友。有一年,寶玉過生日,妙玉送了一張帖子祝他生日快樂,落款寫了“檻外人”三個字,寶玉一頭霧水,便想請黛玉幫着解謎。

半路上,寶玉遇到去找妙玉聊天的邢岫煙,才知道二人半師半友的關係。妙玉在寺中修煉時,邢岫煙一家賃了廟裏的房子,她常去找妙玉作伴,跟着妙玉讀書識字。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看到妙玉寫的“檻外人”,能想到“檻內人”,指點寶玉以此落款,足見才思敏捷。她冷靜理智,對妙玉的古怪脾氣,毫不留情地批評,“從來沒見拜帖上下別號的……成個什麼道理。”

下雪時,大家結伴賞雪詠梅,穿着遮風擋寒的大毛衣服。邢岫煙沒有華麗的衣服,只穿着一件舊氈斗篷,冷得拱肩縮背,平兒看在眼裏,覺得十分可憐。

邢岫煙本人卻沒有因為衣着寒酸有什麼不自在,對貧窮的家境也沒有刻意遮遮掩掩,坦然穿着舊衣服和大家一起賞雪,毫無怯意。人雖窮,志卻不短,應邀作詩時更是一展才華。

回到日常生活中,迎春秉性懦弱,手下的丫頭婆子十分囂張,她和迎春住在一起,難免會受氣,但並沒有跟任何人吐槽、哭窮,只是給她們打酒買點心,息事寧人,待人温和寬厚。

生性沉穩的薛寶釵亦對她高看一眼,認為邢岫煙“為人雅重”。

自尊自愛、有才華、有分寸,是邢岫煙受到眾人尊重的主要原因。

她本來就是個氣質出眾的女孩,出場時,晴雯和其他丫頭去看了一回熱鬧,回來便跟襲人説:“大太太的一個侄女兒,寶姑娘一個妹妹,大奶奶兩個妹妹,倒象一把子四根水葱兒。”

處境不堪,她以不卑不亢應對,被寶釵偶然發現當了棉衣後,便大方承認,沒有因為被人點破窘境感到不安,這個窮到月錢都得分給父母一半的姑娘,貧窮卻不脆弱。

精明的鳳姐平日與邢夫人貌合神離,一直冷眼看着邢岫煙的心性為人,覺得她是個特別温厚可疼的人,慢慢地反而憐惜她家貧命苦,比別的姊妹多疼邢岫煙一些,邢夫人倒不大理論了。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在鳳姐的默許下,平兒體諒邢岫煙的難處,在給襲人準備衣服時,順手拿出一件大紅羽紗的好衣服,叫人“給邢大姑娘送去”,再下雪時免得挨凍。

來了不多時,探春便送給她一塊碧玉佩。對邢岫煙而言,這是一種善意的關心,也是認可。

有人説,《紅樓夢》裏有不少類似樊勝美的女子,比如晴雯、花襲人、邢岫煙、秦可卿……原生家庭都不讓人省心,但最後能翻盤的沒幾個。

書中説,見邢岫煙端莊穩重,薛姨媽便打定主意將她説與薛蝌為妻。這樁婚事如何?書裏有一句描寫,“蝌岫二人前次途中皆曾有一面之遇,大約二人心中也皆如意。”

《紅樓夢》中算是“如意”的婚姻、愛情極少。在此前“四大名著裏的未解之謎”熱搜中,很多人在討論《紅樓夢》中諸人的結局,與其他一些女孩比起來,邢岫煙的結局確實還不錯。

至於原因,大抵與她的處事原則有關:出身貧寒起點低,少女時代經歷各種磋磨、猜忌,她以淡然強大的內心應對,彷彿早已到了寵辱不驚的程度。

她的名字,或許正寄託了曹雪芹的某種人生理想。“岫煙”和陶淵明《歸去來兮辭》中“雲無心以出岫”的超然相契合,自有一種高雅淡然、安於內心的自知與堅守。

正如邢岫煙自己曾在詩中寫過的那樣,“看來豈是尋常色,濃淡由他冰雪中。”

來源:中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