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 美對華貿易政策仍舉棋未定

英國廣播公司網站10月5日報道,美國貿易代表戴琪10月4日稱,要以新的方式處理與中國的貿易關係。一方面,戴琪表示,她將尋求與北京進行新的談判。另一方面,美國擬批准將某些中國進口產品排除在關税之外。全文報道如下:

報道稱,戴琪的講話受到美國貿易團體的廣泛歡迎,不過它們也批評,在結束徵收關税以及擴大美國公司的貿易機會方面缺乏明確的路線圖,這些關税打擊了美國公司和消費者。

戴琪在今年3月出任美國貿易代表,上任後的幾個月間,美國進行了一場“自上而下”的對華貿易政策的評估。因此,本週一這場由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主辦的活動備受矚目,輿論認為戴琪的講話可能標誌着拜登政府開始處理與中國的貿易問題。

另據俄羅斯衞星社莫斯科10月5日報道,美國將開始取消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產品徵收的部分關税,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日前做出此番表態。她同時不排除對中國採取新的限制性措施並啓動所謂“新的調查”。

報道稱,特朗普掌權時的中美關係嚴重惡化。特朗普對中國發動了貿易戰,兩年內對幾乎所有自中國進口商品都徵收了高額關税。特朗普在2020年1月總統任期即將結束時與中國簽署了所謂的第一階段協議。拜登接任美國總統後,給人的印象是,華盛頓似乎已經忘記了貿易協議。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發表政策演説時表示,華盛頓準備取消對中國商品的部分關税,以減輕美國製造商的負擔。此外,戴琪還聲稱,如有必要,美國準備使用所有工具,包括對中國加徵關税和啓動所謂“新的調查”。

報道認為,她演講的最終意思可以歸結為:我們會做一些小小的放鬆,但我們還不知道是哪些,我們還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我們需要和中方談談。如果這在拜登擔任總統的一開始就説出來倒不奇怪,但經過9個月的密集貿易政策審查,竟得出如此粗糙的結論,聽起來很不令人信服。

莫斯科卡內基中心專家亞歷山大·加布耶夫説:“首先,拜登政府想要在國內支持取消關税和喜歡特朗普貿易政策的羣體之間取得平衡。其次,拜登政府想對中國保持一定的影響力。另外,拜登至少還需要表態做一些與特朗普略有不同的事情。所以才有這樣一個含糊不清的政策。”

此外,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10月6日也發表文章指出,不論鷹派還是鴿派,之前都對美國貿易代表戴琪週一就拜登政府對華貿易議程發表的演講期待已久。到頭來兩邊都感到失望。未來一年最有可能出現的結果仍是維持現狀,即凍結衝突。

文章稱,戴琪沒有宣佈加徵任何新關税或啓動什麼“新調查”,而是保留了各種可能性,她説拜登政府打算執行特朗普任內中美兩國通過談判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不過,戴琪也未提及取消現有關税。她確實宣佈了一項新的關税豁免程序,經由該程序,在關税被認為破壞性太大的領域,美國企業可申請豁免。特朗普政府時期有過類似的程序,但在拜登政府上台後到期了。

文章還稱,拜登政府無疑會因為意識形態色彩不夠鮮明而同時遭受鷹派和鴿派的批評,但戴琪的路線不無道理。現在按兵不動,可以贏得時間來平息美國盟友的不滿,並最終協調確定一種更加有效的策略。此外,被指對華立場偏軟的拜登政府既可以通過保持現有關税來化解這種具有政治破壞力的指控,又能為未來的談判保留籌碼。

文章指出,鑑於拜登政府在國內和國外已是分身乏術,很難説現在是發動一場新貿易戰的絕佳時機。美國正在努力應對供應鏈受阻和價格上漲等問題,這些因素都可能會進一步加劇成本壓力。拜登的經濟議程目前面臨的最大威脅不是中國,而是通貨膨脹,以及推高通脹的與疫情相關的生產中斷。

文章認為,除非通脹形勢發生變化或者發生其他意外情況,導致對華政策被更廣泛地顛覆,否則拜登政府目前可能會保持中間路線。